Yezi

【邪簇】头七(起名废)

    被吵到睡不着的悲情产物,我这么喜欢甜文的一个人Ծ‸Ծ
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
    “对不起,我们尽力了。”
   
    “不会的……鸭梨只是累了,睡着了……”苏万无法接受这个结果。“吴邪,你把鸭梨叫醒好不好,他最听你的话了,他睡了好久好久,会睡傻的,你让他醒过来,让他醒过来!”无论苏万如何地声嘶力竭,对面的男人一直静静地站在那里,低着头,看不清表情。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多么的无助,多么的恐慌,他甚至没有勇气进去看一看。
 
    黎簇的葬礼吴邪没有出席,一个凶手没有资格悼念死者。黎簇一定恨死他了。吴邪这几天一直呆在黎簇地病房外,透过玻璃注视着那一床白色,像之前的很多天一样。他见过小孩灰败的脸色,浴血的皮肤,来自五脏六腑的疼痛和灵魂深处的绝望。
 
    他知道小孩的心思,从一开始。少年炽热的情感,尽管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隐藏,却仍旧那么耀眼,震撼着本应波澜不惊的内心。可计划一旦开始,就停不下了,那唯一的变数被硬生生的嚼碎了,混着血,含着泪,往肚子里咽。

    吴邪想,如果再活一次,他可能还是会这么选择。苏万说的对,自己冷血无情,不配拥有。
 
    头七。吴邪的失眠似乎已成惯例,少年明媚的笑容,无法掩饰的关心和昏迷时不知名的呢喃,在他的脑子里一遍遍的闪回。有时真的不知道,是死了的人最痛苦,还是活着的人。吴邪想着想着,突然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,异常熟悉的目光。不敢相信的抬眸,眼前黑衣的少年清清冷冷地站在那里。
 
   “黎簇……”轻喃着少年的名字,随后又嗤笑一声“呵,我这是癔症了吗?整日整夜地看见你。”吴邪闭眼,却无法忽视那到令他悸动的目光。“你……”
 
    “吴邪。”
 
    蓦然睁开眼睛,声音带着不可忽视的颤抖。“黎簇,这是你第一次跟我说话。”
    “吴邪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我在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吴邪,我不恨你,也不曾后悔经历的这一切,我甚至依然爱你。”
 
    吴邪伸手,想抱住令人心疼的少年,想亲亲他泛白的嘴唇。可碰到的只有丝丝凉意,告诉他这不是幻觉。
 
    “吴邪,我好痛,但我心甘情愿。我有时甚至感谢这些疼痛,因为它们是你带给我的,只有这样,我才能清楚地知道我还被需要着,只有这样,你才会觉得欠我的,才不会忘记我……”
 
    少年爱到了卑微,爱到了放弃自己也义无反顾。
   
    黎簇抬手轻抚着眼前比上一次见面老了许多的男人,从心底泛起的点点酥麻,让他恍惚觉得自己还活着,似乎看见了吴邪眼里的深情和眷恋。
 
    “吴邪,如果有来生,你会想再遇见我吗?”
 
    少年爱到了卑微,爱到了不敢祈求对等的爱,只求再遇见一次。
 
    “会,我一定会找到你,牢牢地锁在身边。”
 
    少年绽放的笑容有使黑夜明媚的魔力,也有使人落泪的法力。想让人狠狠地揉进怀了,不再放开。
    
    “那你早一点找到我好吗?不要让我再等那么久了。”
 
    “好。到时候就怕你想逃。”
 
    “我不逃,我要缠你一辈子的。”少年的身影开始变得模糊,透出白色的光芒,但少年此时的满足的笑容却变得永恒。
 
    “黎簇,我……”只有掌心的一滴泪似在证明刚才的约定,那未说出口的话,就等来世再说吧。

【白宇-朱一龙】突发奇想小段子

ooc别介意,第一次发文,快本后脑洞,占tag抱歉
1
录制结束后,朱一龙和白宇一同坐车回家,北老师讲着刚才录节目时的趣事,但发现平时本应笑着回应自己的居老师只是沉默着盯着自己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“咋了,这么看着我”
“其实,你不用特意逗我开心,我…”
“不是,那都是节目上刻意那么说,不能当真啊”
“我知道自己比较闷,我…”
“龙哥这样刚刚好,刚刚好是我喜欢的样子”
“你不用急着解释,我只是想说,不用特意逗我开心,我只要和你在一起,怎样都开心,只要是你就好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”
北老师捂着自己的心脏,哎呦,龙哥这甜蜜暴击啊~谁说我们龙哥闷的!看着从脸红到脖子跟的居老师,表示好想使劲揉进怀里啊~当然,我们时刻跟着心走的北老师也确实这么做了。
“不是刻意逗你开心,是发自肺腑,是来于心底,是我的本能”
2
回到酒店后,尝到甜头的北老师像上瘾般想再听居老师说点什么,于是开始撒起了娇,耍起了赖。
“龙哥,你看何老师都说我这辈子说话都离不了你的名字,可你很少提到我唉╯﹏╰”
“我…有( •̥́ ˍ •̀ू )”
“不管,我要补偿”
“什么补偿”
“龙哥现在说给我听”
“说什么”
“什么都好”
“恩……我喜欢白宇”
“╰╮o( ̄▽ ̄///)”
“我想和白宇在一起”
“ ( ̄ε(# ̄)☆”
“一辈子”
“(ಥ_ಥ)”
“还要听吗”
“朱一龙,你是不是施什么咒语,要不然为什么会这么爱你,这么稀罕你说的所有,你做的所有,你的所有”
“因为我也爱你”

ps:不是很确定cp名是什么,所以打了好多个tagԾ‸Ծ